滚动新闻:
首页 >> 遗产继承

江苏村支书欠680万携妻失踪警方已介入调

来源: 时间:2019-02-05 00:20:19

江苏村支书欠680万携妻失踪 警方已介入调查

转播到腾讯微博

师伙村党支部所在地。村支书王少斌“失踪”前,让他母亲向村里递交了辞职信

转播到腾讯微博

王少斌扔下自己的欣强力不锈钢有限公司,携妻“失踪” 快报 李梦雅 摄

在高邮市车逻镇师伙村,这些天村民谈论最多的,就是村支部书记王少斌的“突然失踪”。而在他“失踪”之后,拿着欠条想找他要债的人纷至沓来。这个时候,村里人才知道,原来村支书几乎向所有能借到钱的人伸了手。

之所以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借给王少斌,是因为在村民看来,王是个“能人”。他不但是村支书,还是高邮市欣强力不锈钢有限公司的老板。事实上,王少斌除了借款外,还欠下工人90多万元的工资。

王少斌的“失踪”,让债主们和被拖欠工资的工人们焦急不安。不过,令他们稍感欣慰的是,目前当地政府已经成立小组处理此事,警方也已介入调查。

□快报 周青 李梦雅

老板跑了,

还欠着工人工资90多万元

高邮市欣强力不锈钢有限公司是当地的一家福利企业,每年都会招收一批残疾人进来工作。效益最好的时候,工厂有100多号工人,去年减少到50多人,今年年后上班的人更少,不到五十个人。

据知情人介绍,这家企业主要生产不锈钢制品以及五金,工厂是2000年改制后,王少斌才接手的,前些年工厂的效益还不错,可最近几年效益一落千丈。随着效益变差,工人也越来越少。工人们称,他们早就知道老板欠下不少钱,也知道依照目前工厂生产经营的状况,老板几乎没有能力偿还。

在3月11日上午,工人们像往常一样来工厂上班,谁也不知道,王少斌已经失踪。当天,工厂一位职工因为有事,所以给王少斌打,却发现王少斌的已经是关机状态。

工人们没有意识到老板跑了,依旧拨打他的,但随后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就在大伙纷纷猜测老板为何“玩失踪”时,第二天,不好的消息传来:老板在3月11日和妻子逃到了外地。

听说老板出逃的消息后,工人们着急了。据介绍,公司拖欠的工资,连欠条都没有。而经核算,公司欠工人工资达90多万元。

虽然老板失踪了,但是工厂看大门的老工人林恩才却仍正常上班。林恩才说他今年67岁,是师伙村村民,在工厂工作已经有9年了。由于从小得病,双腿有些残疾,只能做看大门的工作。他每个月工资300元钱,每年残疾补助2450元。

老人表示,他之所以每天还到公司照常上班,就是希望哪一天老板能回来,因为去年公司还拖欠他10个月的工资,连欠条都没有。“我又不能做其他工作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照常上班!”老人说。

这几天,林恩才老人也见证了债主们上门讨要的情景。他说,债主们都希望王少斌可以回来,能有奇迹发生,或者干脆想到时光可以倒流,这样他们没借钱给王少斌,那该有多好。

有个盲人,

把工伤赔偿金都借给了他

师成猛说,更让他觉得可恶的是,王少斌还卷走了一个残疾人的工伤赔偿金。“那个人叫孙干权,是车逻村的,以前在王少斌厂里上班,后来去了其他地方发生工伤,眼睛瞎了赔了点钱。据说王少斌听说之后,就托人去问孙干权借他的工伤赔偿金,有六七万吧,现在那个人眼睛瞎了,钱又没了,真是可怜。”师成猛说。

而这几天,在工厂转悠最多的要属师伙村村民杨光和师国华两个人。杨光借给王少斌18万元,而师国华则有32万元。

杨光说,自己只是个普通打工者,之所以有这些钱,完全都是一家人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,本来想放在王少斌那是安全的,没想到碰到这种倒霉事情。“我家里面现在急着用钱,但我们现在连他人影都找不到。去年王少斌分四次问我借了18万,每次借钱,他都兄弟长兄弟短地称呼我,公司资金紧张,过一两天就还上,可每一次他都食言。”杨光说。其实,在王少斌“失踪”之前,杨光就觉得不对劲,开始一次次找王少斌要钱。和师成猛一样,之所以还会一次次借钱,他们都是相信王少斌的人品。

已经“肠子都悔青”的师国华和王少斌从小一起长大,是好朋友,所以每次王少斌问他借钱时,他都不好意思拒绝。“他不仅仅欠我们村民的钱,王少斌厂里会有一些产品送到兴化戴南去加工。去年腊月廿四,戴南的几个老板过来讨要产品加工费,一共欠了200多万。可他们来并没有找到王少斌,王少斌关机,人也不见了。后来还是车逻镇政府的领导出面协调,一家给了四五万元,才将事情暂时平息。”师国华说。

村民要债,

欠款最多95万最少也有几千

王少斌逃跑的消息传来后,村上和邻村的一些人纷纷赶到了厂里,大伙一交流才知道,原来王少斌都欠着他们钱。

和工厂工人所表现出的淡定相比,债主们可淡定不下来。他们中借钱给王少斌最多的人借款多达95万元,这95万元里,有40万元还是贷款。这个债主叫师成猛,他也是王少斌村上的人,和王少斌年龄相仿,平常关系还不错。师成猛自己开着一间小公司。

“他是村上的村支书,所以他开口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。而且(他)总说要把企业做大做强,有一次问我借钱,我自己资金紧张,就去银行贷了40万借给他。”师成猛说,王少斌问他借钱,都说是过些天就会还,但没想到他说话这么不算数。

前面的钱没有还清后,师成猛本来不打算再借钱给王少斌,但王少斌大冷天的守在门外,让他又一次不好意思拒绝。“今年1月15日,那个时候天还挺冷的,天还蒙蒙亮的时候,我把家里门一开,发现王少斌站在我们家门外,整个人冻得发抖,苦着个脸,求我帮忙。”师成猛说,当天,王少斌求他借50万给他,说是等银行贷款放下来之后,很快就能把钱还掉。

“我想他是个老板,又是干部,不会骗我的,而且看他这么可怜,又这么有诚意,所以答应他了。”师成猛说,当时他的一个业务单位刚好给了他一张50万元的承兑汇票,他就把票给了王少斌。

“我没想到王少斌说几天就还结果拖这么长时间,也没想到他竟然跑了。”师成猛说,这些天他没有一天睡好觉,“95万元不是小数目,我担心死了!”

“我听说他欠债一千万左右,他在兴化那边还欠人材料费两三百万,欠我们村上师成贵十几万,师林奎也是十几万,师仁山十万左右,这些都是多的,那些什么两三万、几千的更不用说了。”师成猛说。

“出逃”前,

王少斌让其母递交了辞职信

租用王少斌厂房的苏州老板盛海峰,这两天同样见识了债主们前来要债的情况。盛海峰说,虽然自己没有借钱给王少斌,但是自己也是受害者。“他失踪前也问我借四五万的,我当时了解到他财务状况不好就没借,虽然逃过这一劫,但现在因为王少斌没有交电费,工厂已经被停电。”盛海峰说,“我是做复合材料的,现在订单已经下了,因为没电我根本做不起来,每天都在亏损,而且我已经预付了5年的租金。”

据盛海峰介绍,王少斌“失踪”后几天,不断有债主前来要说法。“特别是13日和14日,由政府主持,车间主任等一起协助登记债务的时候,人特别多。”

王少斌工厂里的现金会计师仁斌表示,老板“失踪”后,他和另外的同事主要负责调查和登记老板欠哪些人钱。“有打条子来的,也有人没有条子的,最多的人95万,最少也有几千块钱的。”师仁斌说。

昨日,高邮市车逻镇党委的张副书记告诉,王少斌在“出逃”前通过自己的母亲向村里递交了辞职信,在3月11日晚上10点,王少斌还往家里面打了,说由于自身能力问题,不能承担企业的债务,并说和妻子一起外出打工。张副书记说,从接到王少斌的辞职报告开始,他们就在了解情况,在了解到王少斌外面欠债很多后,他们随即成立了调查组。

“我们是12日上午知道他离开的,调查组当天下午就成立了,到村上了解工作,做好疏导工作。”张副书记说,“目前,从王少斌公司的账上看,借的钱达680多万元,现在到厂里登记索债的村民已经有60多个。此外公司还拖欠工人工资90多万元。除了这些账面上欠款,据说还有一些以他私人名义借的钱,但目前究竟有多少,还在调查中。法院已经将厂里的固定资产全部查封,防止资产流失。警方也已经介入了这事,现在已经调查取证几天了。”

高邮市警方昨天表示,目前此事还在侦查中